发生了不少事情,看到了不少也想了不少。H&M, Nike 等一大堆公司和 BCI 组织 对新疆棉的公告声明过了将近一年 被翻出来
各路明星纷纷跑出来发声明与代言的品牌『割席』。其中也不乏港台明星。

讲不讲

不言论的自由

我先“抛一下书包”。
不言论的自由
黄霑曾写过题为《不言論的自由》的文章,讲了在不想讲的时候可以选择不讲的珍贵。

起初,纳粹抓共产党人的时候,
我沉默,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。

当他们抓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时候,
我沉默,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。

当他们抓工会成员的时候,
我沉默,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。

当他们抓犹太人的时候,
我沉默,因为我不是犹太人。

最后当他们来抓我时,
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。

《起初他们》则讲了作者对自己『不讲』的忏悔。

一个写的是『不讲』, 一个写的是『讲』。现在各路明星都似乎要在“大是大非”上表态,才能在中国市场混下去。其中当属港台明星的境遇最惨了。由于人为的高墙限制,港台与大陆的人所看到的东西有很大的差异,加上交流受限,在这些议题上的观点有非常大的差异。一边是不能不讲,讲了又会伤了另一边的感情,被骂人品有问题实在是难做。

黄霑讲当时欣赏不到的不言论的自由,此刻相信不少人都欣赏到了吧。如果可以选择不讲,大家都不用伤感情, 都不戳破这层窗户纸,保留朦胧美,都可以选择相信他们是自己心中的样子。但《起初他们》就告诫我们『不讲』可能带来的后果。关键在于,这一切都是选择,可以选择『讲』,也可以选择『不讲』。但是现在的社会风气,利益等等因素却逼得他们不得不表态。

观点不同,事实不辩

观点不同,事实不辩

这句话是从倪匡的一个访问中听到的,意思是观点不同可以讨论,但是事实是不容争辩的。我非常认同,这也暗含了一个讨论的前提。讨论双方对于事实的认知是对等的。

互联网最大的问题之一大概是,懂得说「我没有足够的信息使得我可以拥有一个观点」的人实在是太少了。

这是一位网友的微博。

在这前几天的中美高层会议,一段 18 秒的视频 在各大官媒,自媒体传开。主要内容是我国外交官对美国致开场白严重超时,不遵守基本外交礼节的行为做出严正回应。
当天各大社交媒体,微信都是这一段视频和关于美国致开场白严重超时的报道。但是却没有看到”严重超时“具体究竟超了多久。我们能看到的这段 18 秒的视频,港台同胞相信也可以看到。而在 Facebook 上 ABC News 对此次会谈做了媒体视角的全程直播。这也是港台同胞们能够在 Facebook 看到的东西。很自然的,双方对事实认知的差异在双方的观点上也体现了出来。

然而抛开人为限制造成的困难不说,要改变他人心目中认知的事实是一件很难的事。可能只有自己或身边的人遭遇才能改变一个人的认知的事实。实习期间,一位同样是实习生的同事是新疆汉人。从他口中说出的东西,跟 这个人说的 (Archive) 对新疆的描述上很相似。当一个人面对面的跟你说这些事情的时候,那种感觉确实是不一样的,这是跟网络世界隔着屏幕看文字报道完全不同的。同理心,或者说换位思考是实习期间另一位实习生同事常说的话。或许我们更多时候应该把注意力从“宏大叙事”转移到个人,将心比心地想一下。

END

至少我自己应该尊重『不讲』的选择。谨记『观点不同,事实不辩』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作为一个从小就是看香港电视,电影,听广东歌长大的广东人。衷心希望香港可以加油,再创辉煌。有位我很欣赏的歌手和作曲人林家谦的 一段关于广东歌的话

你很难和人去争论,「点解你不喜欢广东歌」「你一定要支持广东歌的」
这样的争论和强迫人家去接受其实不是好事
你要人家接受,你要先把东西给做好

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我想不只是广东歌是这样的。